• “论文就绪,等待申辩”,女研究生却高楼“纵身一跃”,谁之过?

    在上周六晚上九点左右,中传(一所传媒大学)研三黄同学已经将论文准备好,就等着最后的送审和答辩了。然而却由于导师未送审,她却选择了从26楼跳下!学子已经逝去,愿在世界另一边能够完成她的学业学位梦想。在这里是谁的责任我们姑且不论,也不要讨论谁是谁非,先看一下当今研究生的现状,走入他们的世界,或许能够寻找到一丝半缕的缘由。

    导师视角

    有的导师如果遇到那种情商和智商双低的,多看一眼都头疼,对他一个人需要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抵得上正常学生的 5 倍,还落个故意为难人的坏名声。

    这种学生到 60 分的效果就赶紧签字同意送审,并且保留全部指导过程的细节记录,如果觉得导师的意见不正确的,导师还愿意主动放弃指导。

    情商和智商双高又自觉的,导师会尽可能指导着做好,工作和升学方面也会主动帮忙。

    本次疫情期间很多导师给学生改了不下多次稿文,每次都是网络录屏加word标注,但是还是有学生基本上改不好,非常担心盲审抽到他们。

    有的论文导师自己看了都怕,但是也不敢批评太重,就是怕学生出问题。因为学生也挺苦,这时候工作不好找,没几个安心论文的。

    10年前有一句笑话:没有毕不了业的硕士,没有考不上的博士!为难硕士的真不多,真要毕不了业,导师日子也不好过!后期这个导师都要停招一段时间。

    就拿北京来说,每个延期学生都可能导致老师被处罚,因为学生很可能都会投诉,尤其硕士。现在是导师盼着学生毕业走,只要论文合格,别被教育部抽到审察不合格。

    某快退休教授三年两个学生论文被认定不合格,停招三年学生,直接申请退休了。

    学生视角

    有些导师为了自己的课题,学生如期毕业受到影响,称老师为老板的现象也不是没有。

    这次中传研三黄同学事件可能有人说她抗压力太差,但并非是学生抗压不行,研究生本来压力就不小,在碰见个不靠谱的导师更是噩梦。

    但不乏也有好导师,虽然导师有时候改了不知道多少稿,word修订模式,再加网络会议室给云讲授,也在微信里跟学生发火,不过学生都知道老师是用心地是为自己好。

    学生们看到老师发火了也很内疚,没办法只能玩命地改。多交流多沟通还是有效的,最怕老师不管学生,那学生就很无助了。

    如果是因为论文不合格导致学生跳楼那只能是父母的遗憾了,不要因为这样的事给老师施加压力降低要求,好老师已经被逼得不多了!

    老师同样面临巨大的压力,甚至比其他职业承担的责任更大,但是,一个好的老师会千方百计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,绝不会视而不见、坐视不管。

    这一次中传学院研三黄同学事件中,导师的行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死因,当然不是唯一的致死原因。

    院校的进步需要多方互相“妥协”,互相理解,在师生、院校自身“资源”跟不上节奏的情况下,也需要从事件源头——研究生扩招上进行深入探究才能有效避免黄同学悲剧的再一次发生。

    关键词:

    关闭
    舞龙_维京人世界_暴怒北欧海盗_愤怒暴龙_谁想成为百万富翁